但“特別的危險”卻馬上就要臨頭了。羅斯托夫的陷落絲毫沒有影響蘇軍的反擊作戰。相反,鐵木辛哥的攻勢正變得越來越兇猛,如他自己所說,他要在羅斯托夫“給德國人一個厲害瞧瞧”。

斯大林也親自給鐵木辛哥打氣。在11月22日,他專門指示鐵木辛哥:向德軍第1裝甲集團軍后方實施突擊的任務,不能由于羅斯托夫失陷而有所改變。相反,現在倒是更有必要進攻并奪取塔甘羅格。11月24日,斯大林再次強調,南方面軍務必“殲滅克萊斯特裝甲集群,攻克羅斯托夫、塔甘羅格地域”。第56集團軍應該協同奪回羅斯托夫[8]。

在此前后,遭到蘇軍優勢兵力一輪接一輪兇猛攻擊的德軍第14摩托化軍終于頂不住了,戰線日,蘇軍的獨立騎兵軍和第295步兵師已經迂回到了季亞科沃德軍的后方。11月22日,南方面軍司令切列維琴科向鐵木辛哥報告,德國人忍受不住蘇軍的猛攻,已經丟棄了重型裝備,開始向南撤退。緊隨其后的蘇軍則向圖茲洛夫河一線挺進。

現在,戰線摩托化軍正在撤退。這同時意味著,在戰線南面,剛剛占領羅斯托夫的德國第3摩托化軍已經把自己送進了蘇軍的陷阱當中。

此時,蘇軍內部卻發生了爭論,南方面軍司令員切列維琴科和西南方面軍副參謀長巴格拉米揚等人主張,為了防止克萊斯特醒悟過來丟下羅斯托夫逃跑,應該迅速進攻距離只有90公里的塔甘羅格,以截斷德國人的退路。而西南方面軍參謀長博金則認為,傲慢自大的克萊斯特不會放棄羅斯托夫,蘇軍應該直接反攻該城,而不必擔心會撞上從那里逃出來的克萊斯特。

鐵木辛哥最初傾向于前一種意見,但在11月23日,蘇聯人還沒有發現克萊斯特有撤退的跡象,這使鐵木辛哥改變了主意,命令蘇軍在進至圖茲洛夫河后,立刻以第9、37集團軍轉向東南方向,對羅斯托夫發動突擊。而奪取塔甘羅格的任務,則交給配屬坦克的霍倫獨立騎兵軍。第18集團軍則在米烏斯河阻止德軍第17集團軍可能發動的進攻,以保護蘇軍的側翼??雌饋?,鐵木辛哥過于著急收復羅斯托夫了。

但面對蘇軍南方面軍對自己的側翼和后方的巨大威脅,克萊斯特卻已經醒悟過來了。11月22日和23日,他給南方集團軍群司令打了報告(由他的參謀長,以精力旺盛著稱的蔡茨勒起草),說明了自己的危急處境,并要求立刻增援。同時,克萊斯特下令將第13、14裝甲師從羅斯托夫調了回來,用以反擊向圖茲洛夫進攻的蘇軍。還從亞速海沿岸調來了斯洛伐克快速師(該師剛剛開到東部戰場不久,兵力約1萬人),以強化圖茲洛夫防線??巳R斯特的裝甲師和沖過來的蘇聯坦克旅展開了激烈的坦克戰。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