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足1-1逼平沙特的比賽已經過去4天。76分鐘替補登場的于大寶,是不是在散步,到底該不該堅決前插?

圍繞這個話題的討論,一開始就被流量生意裹挾著喪失理智;后來,形形色色的媒體人以“理性”之名,巧妙的制造了與球迷情緒更大的對立——從那一刻開始,關于問題本身的討論已經與理性、專業無關。部分所謂的“媒體人”以理性、正義之名,親自導演了中國足球兩種極端勢力的對立——這是更高一個層面的思維暴力。

相較于截取“于大寶散步”的動圖,配上標題黨獲取大流量這樣的常規手段;部分所謂“媒體人”占據理性的制高點,貌似是用專業的語言,從專業角度為于大寶辯白,但全然否定其他可能性、踐踏普通球迷情感的措辭——實際上為于大寶拉了更多的仇恨,也更加污染了中國足球的輿論環境。

一方面倡導中國足球需要健康的輿論環境;一方面卻刻意挑撥球迷的對立情緒,以非彼即此的立場討論業務——這才是當下的中國足球輿論,最應該警惕的一種“流量”。

目前的中國球員最害怕拿什么說事兒?馮瀟霆在千字長文里頭說得很明白:一個動圖、一個標題黨,就可以讓一個職業球員涼涼。

尤其是在當下的輿論環境中,是個人都可以罵中國足球。國足每逢國際大賽,一幫平時跟國足八竿子打不著的人,就等著比賽結束的哨音吹響,立馬破口大罵排泄生活的艱難困苦;而還有一幫真心愛國足的人,看完比賽一肚子窩囊氣,客觀上也有罵人的心理需求。

再說得直白一點,每逢國足比賽:有槽點兼罵點的內容,市場需求最大。并且這樣的內容不需要花太多時間、精力——一個動圖,一個震驚黨標題足矣。

筆者新聞學出身,也踏踏實實做過幾年足球編輯。據我所知,每逢國足踢40強賽、12強賽,很多所謂的“小編”根本不稀罕國足的世界波破門,拿著放大鏡專門找國足的低級失誤、最好是吳曦那樣的“烏龜縮頭”——所以,當在國足1-1逼平沙特的比賽中,解說員蘇東下意識的喊了一句:“大寶你倒是跑幾步呀……”

這簡直就是自媒體人的福音,他們眼看著這樣的畫面,耳聽著“著名解說員”如此措辭,已經看到了觸手可及的10萬+!再考慮到于大寶剛剛登場,以及此前幾場防守的低級失誤;要是再塑造一下從前福將,如今災難表現的反差——短短幾十個字加一個動圖,評論區的咒罵聲、發泄聲注定此起彼伏。

一部分人為了看熱鬧而罵,一部分人因失望痛心而罵,另一部分人因理性而被罵……不知從什么時候,中國足球已經形成了這樣的輿論環境:比賽一結束,必須把散步的趙鵬罵死,必須把失誤的馮瀟霆罵出國家隊,必須把縮頭的吳曦罵成慫蛋……

而這一次,所有人都必須圍繞于大寶散步的動圖,把于大寶罵得晚節不保!你才剛剛上場,體能就不夠了?人家戴偉浚過了兩個人,你還邁不開步子?怎么地踢成這個熊樣,罵你有問題嗎?

毫無疑問,廣大球迷失望至極的立場,恨鐵不成鋼之后的口吐芬芳,這種社會性情緒在輿論上是合理的、站得住腳的,不然也不可能誰都能罵中國足球幾句;但回歸理性,一場比賽的失敗,媒體和球迷抓住一個球員的一個動作、一個動圖,完全將憤怒發泄在一個球員身上,這是一種赤裸裸的網暴行為。

中國隊大比分輸球后想罵人的情緒是合理的;但盯著一個動圖網暴一個球員是錯誤的——因此,這給一些玩弄輿論的所謂“媒體人”,留下了一個似乎毫無風險的立場,以“理性”的化身挺身而出,糾正大家以一個動圖為依據網暴球員的舉動,再從中做一些手腳,就能輕而易舉的收割流量!

動圖黨、震驚標題黨收割流量的秘訣,是迎合普羅大眾球迷吐槽罵人的情緒;而部分所謂“媒體人”為了身著“正義”的洋裝,收割一波更大的流量——一方面口口聲聲否定動圖黨、標題黨;另一方面直接攻擊球迷憤怒的情緒。前者為理性和正義的外衣;后者則是一種赤裸裸的陰謀。

你們因為什么而憤怒?就僅僅因為于大寶沒有堅決的前插嗎?比賽場上瞬息萬變,于大寶不前插從足球專業層面,完全可以給出專業的解釋——所以,你們丫的判斷是錯誤的,完全不專業!基于錯誤判斷之上的憤怒、罵人更是錯誤至極!我再說的直白一點吧,你們不懂球,如果這都想不通的話,智商有問題,連中國足球都不配看!

這就是部分所謂“媒體人”,直接攻擊球迷憤怒情緒的邏輯。而廣大真球迷、偽球迷以及相聲演員有一個既定心理:什么?在中國罵中國足球,居然有一天會被罵?這都會有錯?那我不分分鐘用吐沫星子淹死你!給你臉了是吧!

于是乎,部分所謂“媒體人”以倡導理性之名,主導了一場更可怕的輿論暴力。這種暴力一再升級,最終演變成了兩個極端的完全對立——這時候,專業與否,甚至事實都沒那么重要了。對于怒火被徹底點燃的真球迷、偽球迷以及相聲演員來說,這時候但凡有利于“敵人”的觀點——那就是我的天敵。

就這樣,中國足球完完全全的喪失了理性的討論環境。其實,無論是部分“媒體人”主張的不前插,還是大多數球迷憤怒“為什么不堅決前插”,從足球專業層面都能給出足夠充分的解釋。日本火遍中國的紀錄片《羅斯托夫的14秒》,正是從不同身份、不同視角對日本隊在世界杯比賽最后14秒,被比利時絕殺做出詮釋。

——這是中國足球輿論,目前最為欠缺、也最為需要的理性。而部分“媒體人”奪取了“理性正義”的立場,蹊蹺的利用非彼即此的詭辯論,成功的攻擊到廣大真偽球迷最不接受攻擊的憤怒。這樣的陰謀成功的收割了最大的流量,也讓中國足球的輿論,徹底失去討論事實、專業,接受多樣性的可能性,有且只有兩個極端勢力的對立。

再后來的話,終于有職業球員、職業教練看不下去了,實打實的從專業角度發解說視頻,冒著風險接受采訪給出自己的判斷和看法——你在幫他說話,你沒有幫我說話,那你就是惡心我,你那就是我的敵人!

這對職業球員最不公平的一點是:成千上萬的真偽球迷對所謂“媒體人”的敵意,最終只能內化在當事球員身上。本來看動圖罵球員只是一時口嗨短暫發泄一下(大家心里也有數);但為了證明所謂“媒體人”的錯誤,似乎只能通過證明當事球員的無能、不職業、一無是處這一路徑。

某些“媒體人”收割完流量,得了便宜還賣乖——哎于大寶,你看看我為了給你洗白得罪了多少網友,遭了多少網友的口水和網暴??!

若干年前我做足球編輯的時候,我時刻在警惕:有人以標題黨、動圖黨的形式收割流量、網暴球員;時至今日,玩弄慣了輿論的部分“媒體人”,搶占批評“標題黨、動圖黨”的正義立場,身著理性主義的偽裝,非此即彼的攻擊球迷的憤怒情緒……

一邊呼吁中國足球需要健康的輿論環境;一邊天天圍繞流量用盡陰謀詭計,唯恐天下不亂。

發表評論

您的電子郵箱地址不會被公開。